人工智能与学汉语 Whether to learn Chinese with AI ?HSK 5-6

Whether to learn Chinese with AI? The article is written in Chinese and English. Chinese is recommended for students with a level of HSK 5-6. English is not the equivalent translation.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记起鲁迅

然而长期被政权神化、非人化、政治化,鲁迅反而被过度简化,鲁迅资料中丰富翔实的日常细节,后人视而不见,绝大部分人谈起他,就是好斗、多疑、不宽容。语文教科书长期强迫学生阅读鲁迅,成功地使一代代年轻人厌烦他,疏远他,今日的文艺中青年多半不愿了解他,因为怎样看待鲁迅早已被强行规定,以至几代人对威权的厌烦、冷漠和敷衍,也变成对鲁迅的厌烦、冷漠和敷衍。敷衍一位历史人物,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简化他,给他一个脸谱,很不幸,鲁迅正是一个早已被简化的脸谱。 这是从陈丹青《荒废集》——”民国的文人”中摘出来的一段。 小时候做摘抄,一本一本的美文,抄到手疼,丝毫没有勾起我创作的欲望。后来上大学,读师范,做中文老师,也没有创作的灵感,一直在积累。只是读书和摘抄的习惯没有丢掉,就像鲁迅一样,从小到大,被要求朗读、背诵,那心中的反骨犹如鲁迅本人的化身一样蹭蹭地生长,听到鲁迅的名字就抵触,他笔下的闰土早就成了嘲笑的对象,对,还有那个刻了个”早”字的三味书屋! 从年轻的时候想要批判鲁迅到十年后对鲁迅的淡忘,似乎中间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就是刚才说的积累。但其实,我从来没有忘记鲁迅。现在的我,依旧是原来那个想要批判鲁迅的愤青。这一切都是在陈丹青谈鲁迅的长文中意识到的。 我承认,自己从来没有认真读过鲁迅,也就谈不上对鲁迅多元化作品有多么了解,我甚至没有读过他的日记。所有对鲁迅的认识都来自于教科书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版本。年轻的我看了自然会愤怒。就像陈丹青所说的,为什么鲁迅能够连续不断地诅咒呢?我也可以!鲁迅的”好斗、多疑、不宽容”让我嫉妒,为什么我不能批判,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是我根本就不需要学习怎么批判。可是,我毕业以后是要当老师的啊?!我当然要批评学生了。 然而,我的批判是不被允许的——”因为怎样看待鲁迅早已被强行规定”。我们要带着这些强行规定,默默地把它软化成自己的想法,在几年之后,捧着语文教科书教给十几岁的孩子们。大学时候,作为未来老师的我们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试讲,把台下的教授当作学生,然后接受他们对我们课程设计的批判。而选择鲁迅的课文,我只是想说出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却被批判成一文不值的废话。 当时的我是失望的。现在的我回望过去,有的只是庆幸。如果没有我被”成功地”灌输导致对鲁迅的厌烦,也不会有我今天与昨天相比宽广了很多的视野。可惜的是,现在才读到陈丹青对于鲁迅的解读,如果我早些读到,是不是又不一样呢? 也好,一切都是必经之路。

关于爱情词 HSK 4 + Audio

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清] 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What if life only feels like the first glance, what matters to be sad for the painted fan

关于无人驾驶汽车 HSK5-6 + Audio

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杂志的特别报道是关于无人驾驶汽车的。说起汽车,我总是熟悉中带着陌生。杂志中提到了汽车的历史。其实,人们从未停止过对代步工具的追求。早在1890年左右,人们就开始发明汽车,目的是为了节省人驾驶马车的精力。在法国报纸《Le Petit》1894年7月的比赛中,戴姆勒获得了胜利。Gottlieb Daimler也就成了汽车发明的先驱。直到现在,戴姆勒公司还是占据了汽车市场的很大份额。 但是,人类并没有满足于汽车,而是从几十年前就开始开发由电脑系统运行的汽车,希望能够节省人驾驶汽车的精力,而完全让电脑来驾驶汽车。《经济学人》说到几个公司,其中包括特斯拉、戴姆勒这样的汽车制造公司,但是也包括了一些新的自动驾驶汽车硬件的开发商,比如说很著名的以色列公司MobilEye等等。 《经济学人》介绍了无人驾驶汽车很重要的三个感应器组合——照相机、雷达和LIDAR。照相机便宜,而且可以拍摄到路标,但是无法测出距离;雷达可以测出距离和速度,却看不到细节;LIDAR可以提供细节却价格昂贵,而且会被下雪天气弄得不精确。于是,当这三个感应器联合起来运行,才能更加安全、可靠。杂志用这种简单明了的方法给大众读者介绍了无人驾驶汽车的基本理论,也让读者越来越了解人工智能。 同时,更让我欣赏的是,《经济学人》杂志提出了针对“人工智能”——尤其是无人驾驶汽车的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道德上的两难境地——电脑运行的自动汽车在面临撞向一群小孩还是撞向另一辆汽车的时候,究竟会怎么样选择?这样的问题,对于开汽车的人在几秒内做出决定都是不容易的,更别说电脑了。另一个问题就是黑客攻击。因为是电脑驾驶的汽车,所以就很容易被黑客控制、攻击。这样的故事早就被《犯罪心理》等美国电视连续剧搬上了银幕,从而说明了人们心里的恐惧。这两个问题都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在发达的科技和人工智能不断完善的现在,这些问题也应该会迎刃而解。 更有意思的是,我似乎已经可以开始设想几十年后的城市了。《经济学人》用了“Autopia”这个词,我觉得恰到好处。现在,智能城市、智能居家变得越来越重要,以后,除了无人驾驶的汽车,整个城市都会比现在智能很多。是不是我们即将迎来自动化乌托邦时代了呢?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