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hina

HSK 4 (上)1-10章例句

HSK标准教程4 练习及延伸 (上)
第一章 爱情和婚姻

1、在中国,人们不仅喜欢问你多大了,还喜欢问你结婚了没有。

2、我们的中文课上,不仅要读课文,而且要跟老师谈谈对课文的想法。

3、我从来不想告诉别人我心里的想法。

Advertisements

记起鲁迅

然而长期被政权神化、非人化、政治化,鲁迅反而被过度简化,鲁迅资料中丰富翔实的日常细节,后人视而不见,绝大部分人谈起他,就是好斗、多疑、不宽容。语文教科书长期强迫学生阅读鲁迅,成功地使一代代年轻人厌烦他,疏远他,今日的文艺中青年多半不愿了解他,因为怎样看待鲁迅早已被强行规定,以至几代人对威权的厌烦、冷漠和敷衍,也变成对鲁迅的厌烦、冷漠和敷衍。敷衍一位历史人物,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简化他,给他一个脸谱,很不幸,鲁迅正是一个早已被简化的脸谱。 这是从陈丹青《荒废集》——”民国的文人”中摘出来的一段。 小时候做摘抄,一本一本的美文,抄到手疼,丝毫没有勾起我创作的欲望。后来上大学,读师范,做中文老师,也没有创作的灵感,一直在积累。只是读书和摘抄的习惯没有丢掉,就像鲁迅一样,从小到大,被要求朗读、背诵,那心中的反骨犹如鲁迅本人的化身一样蹭蹭地生长,听到鲁迅的名字就抵触,他笔下的闰土早就成了嘲笑的对象,对,还有那个刻了个”早”字的三味书屋! 从年轻的时候想要批判鲁迅到十年后对鲁迅的淡忘,似乎中间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就是刚才说的积累。但其实,我从来没有忘记鲁迅。现在的我,依旧是原来那个想要批判鲁迅的愤青。这一切都是在陈丹青谈鲁迅的长文中意识到的。 我承认,自己从来没有认真读过鲁迅,也就谈不上对鲁迅多元化作品有多么了解,我甚至没有读过他的日记。所有对鲁迅的认识都来自于教科书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版本。年轻的我看了自然会愤怒。就像陈丹青所说的,为什么鲁迅能够连续不断地诅咒呢?我也可以!鲁迅的”好斗、多疑、不宽容”让我嫉妒,为什么我不能批判,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是我根本就不需要学习怎么批判。可是,我毕业以后是要当老师的啊?!我当然要批评学生了。 然而,我的批判是不被允许的——”因为怎样看待鲁迅早已被强行规定”。我们要带着这些强行规定,默默地把它软化成自己的想法,在几年之后,捧着语文教科书教给十几岁的孩子们。大学时候,作为未来老师的我们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试讲,把台下的教授当作学生,然后接受他们对我们课程设计的批判。而选择鲁迅的课文,我只是想说出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却被批判成一文不值的废话。 当时的我是失望的。现在的我回望过去,有的只是庆幸。如果没有我被”成功地”灌输导致对鲁迅的厌烦,也不会有我今天与昨天相比宽广了很多的视野。可惜的是,现在才读到陈丹青对于鲁迅的解读,如果我早些读到,是不是又不一样呢? 也好,一切都是必经之路。

读《檀香刑》

一直没有怎么读过莫言,恍惚中就“中了”诺贝尔文学奖,对于中国的文学史简直是一个悲欣交集的事件,然而对于我,一个文学专业7年的学生,没有读过莫言是不是就只剩下悲了。外国文学!外国文学!我总是这样找着不同的借口。这本书不能算是断断续续读完的,至少也是在有时间的时候一气呵成,因为才发现,本以为平淡无奇、一眼看去一马平川的后殖民文学竟然跌宕起伏到让我放不下手。在德语里,这个叫做Schmöker.是不是该谈谈后殖民主义文学的兴起?可这样就又感觉一脚踏入了寡淡的老生常谈。Post-Colonial Post-Colonial !好了,算是谈过了。一直反对贴标签,但实际上任何学术的评价都免不了贴标签以显示自己的博学广知。 除了每一个字、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感同身受的檀香刑以外,猫腔确实抢去了大半风头。德国人倒是似乎可以被任何一个外族替换。想起了秦腔,想起了莲花落,想起来众多地方戏曲。那些都是文化,现在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文化,在书里的那个年代或许正蓬勃着,越是压制,就越蓬勃。在外这么多年,每每回家,爸爸开车经过黄土高原,穿越山西,总会觉得,无论怎样,黄土高原就是我的家。虽然我听不太懂他们的方言,虽然我不曾感受那隔着垄子一嗓子民歌的豪迈,但是黄土和寸草不生似乎都让我觉得亲切。这里写的是山东的故事,胶州半岛的抵抗。从未踏足齐鲁大地的我身上也流淌着山东人的血液,蓬莱仙境的魂灵,这样的mix足矣让我暗自骄傲一番。 檀香刑和凌迟等书中提到的各种刑罚让我觉得中国人五千年历史里的残忍和暴虐其实应该一直是一个早期并继续发展的现实主义无神论倾向。檀香刑的Beauty之处就在于它不会让受刑者立即死去,而我们一如既往地认为立即死去其实是非常幸福的事情。越是折磨,越是受尽人间苦难,才越是显示了对于死亡的认同。因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这种没有是一种消逝和撒手,是解放,但同时,也是失去了感知和思考、体会痛苦的能力。那自然,唯物主义就更容易在后期被接受了。 接下来或许会读一下英文的翻译版本,因为猫腔的美妙和当时白话押韵让莫言表现得恰到好处,不知道怎样的翻译可以做到最大程度的还原和保留。

The sank cruise ship for more mourning 

It has already become an annual thing. Lightening the candle, for the death, the present,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Been labeled as a pessimistic is burdenless, don’t you feel more free in that w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