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节闲情偶寄——中国的女性

今天是妇女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今天被叫作“女神节”了。“女神”这个词似乎是在“颜值”、“小鲜肉”这样的网络词汇铺天盖地地被滥用之前就出现了,彰显了妇女的地位——女神嘛!古有希腊女神,比如说雅典娜、赫拉等等,今有好莱坞各种明星,但是各花入各眼,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谁不想当女神?

然而,不论是最近的女权主义“我也是”运动(#METOO),还是大学课堂里兴起的性别研究(Gender Studies),都说明了关注女权主义和女性主义在社会中的方方面面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很多人觉得这种趋势已经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占尽风头了,似乎成了无聊乏味的过气潮流,我不以为然。古今中外,不论是文学也好,科学也罢,女性的贡献虽不及男性数量之多,但是却既有质量也不乏其人。说几个老生常谈的名字,科学界有居里夫人,文学界中国古代不是还有李清照吗?虽然中国古代对于女性有着一直从未改变过的“闺中教导”,条条框框,但是,在“女神节”的今天,我突然发现,中国古代女性的开放和自由程度在某些方面还是超出我们现代人想象的。这就不得不说到我几天之前刚刚读完的一本书——李渔的《肉蒲团》。

没错,这本书不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评判下都是一本淫书(Erotica),但是它之所以几百年后还如《金瓶梅》一般被人们津津乐道,其中的价值是不可以随便抹杀的。为了不剧透,完整的故事情节就略去不提。但是,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惊讶于李渔笔下的香玉、艳芳以及那嫁给倚云生和卧云生的两姐妹在婚后伴侣选择上的自由程度,而且这种自由程度在李渔笔下似乎并没有多少口诛笔伐,而多少有点一笔带过的感觉。这不由得让我想,李渔的时代真的是这样的吗?似乎女性在婚嫁之后反而将很多现代人看来难以启齿的事情把玩得游刃有余,可买可卖,来去自如。而在一夫多妻制下,这样的行为好像也得到了与现代不同程度上的容忍。很有意思。

当然,说到这本淫书自然不能不提它的题目“肉蒲团”。“蒲团”是佛教子弟打坐时候的垫子,而说到“肉”,从古至今非常一致的是这个词总是能跟性感、肉欲等词联系起来。这两个词在题目中的结合,在我看来,堪称完美。因为贯穿全书的正是直接的肉欲和间接的佛祖说教。恰好,肉欲,或者说这人世间的任何欲望——包括金钱的欲望——在佛教中都是八戒之一,二者在书中似乎呈现了一种类似DNA结构那样的螺旋形状,最后上升到了佛祖说教的高度,自然两位主人公也都皈依了佛门。与我的期待相反,书中婚后的女性并没有过多地被描绘成玩物,她们有着自己的选择和欲望,很有意思。当然,婚前的中国古代女性还是被封建礼教紧紧束缚的,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恋爱对象结婚,而是要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意思是听从父母对自己的婚配安排,也服从媒人门当户对的婚约。那是不是说,女性们就这样从婚前的一个极端走向了婚后的另一个极端呢?也未可知。

这本书点到为止,不过,这本书的作者却是也要提一下。经常看到李渔的书,却一直没有真正坐下来阅读。直到从对《肉蒲团》小有感慨才开始真正地读李渔的书。此人了得!现在在看《闲情偶寄》,书中李渔对女子的描述,理解之深刻简直令我这个孤陋寡闻的人大开眼界!这本书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其中不仅包含了对于女性的美的描述和讨论,也对中国古代戏剧做出了非常详尽的阐述。中国的女性研究和性别研究不仅仅是中国学术的热门学科,更有很多汉学家喜欢研究,而通过李渔的作品更是收获颇丰!以后,希望能够更详细地介绍李渔及其作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